网站头条:
您当前所在位置: 主页 > 公司介绍 > 列表
安静,一个灵魂打坐的地方 时间:2017-04-05 21:25
 
安静,一个灵魂打坐的地方
 
安静——城市断货
  人久居城市,便如城中之树,树与树之间保持一定的距离,从小到大被修剪得规规矩矩,貌似安逸,自在。但细细望去,总感觉缺乏大自然里怡然自得的神韵和潇洒挺拔的风采。即使高大,也寻不到山野之中顶天立地的气概,找不见森林里树与树之间相互摩擦的那种亲昵。茂密里叶片弥漫着落寞和孤单。在一座座高高耸入云的高楼大厦间,像一个无所适从的孩子,等着森林母亲的召唤。
  广告牌是城市最为殷勤和执着地游说者,无论你身处何地,不管白天和黑夜,它总能出其不意地钻进你的眼睛和耳朵里,喋喋不休,纠缠不息,言过其实地推销着自己。每一条人行道上都人满为患,人头攒动,匆匆忙忙。大街小巷川流不息的车辆火急火燎地叫唤着,可没人理睬,人们习惯了漠视,且渐趋麻木。
  柏油路、道路砖和石片隔离了城市大地与天空自然的遥相呼应的路径,天地之气无法凝聚成精华,圣人之后再造就出一个圣人,为人们——这些在工业化革命失去家园,刚刚歇过神来——又被网络信息革命的浪涛打蒙了脑袋的人们,给精神一个信仰的支点。人们迷茫,内心彷徨,穷也哼哼,富也哼哼。在生活的重压下,不知所措。只有突兀的高楼暴发户一样俯瞰着如蚁的人群,洋洋自得,夜夜萧歌。
  “郊野非葬人之处,楼台是为邱墓;边塞非杀人之场,歌舞是为刀兵。”
  人们终于发现,一个物产丰富的繁华的城市中,唯独安静断货——缺少一个人们灵魂打坐的地方。
  安静——在被安静的寻找者毁灭
  圣人,也许能看穿百年、千年,但圣人绝不能看穿千年以外遥远的未来。荧屏像一个的讲道的演讲台,各路的伪圣人从各个角落纷纷登场,大显身手。一番以己之矛攻己之盾表演后,最终黯然落幕。人们期待的心灵更加没有着落,从而彻底失去耐心和执着,变得更加急功近利,唯利是图。好在有古文提示:“佳思忽来,书能下酒;侠情一往,云可赠人。”激活了人优雅浪漫的天性。天地间,正是人们天性里真性情撒欢的原野。聪明的人开始自我平衡,开始最初地拯救。大呼:人“要么旅行,要么读书,身体和灵魂,必须有一个在路上。”自古有人竖起旗杆,就有当兵的。人的惰性里本来就潜伏着善“从”不善“思”的基因。可惜“文章不疗山水癖”,自然“身心每被野云羁”。于是,旅游开始走红,身价飙升。翻阅历史,曾几何时,有过今天江河湖泊,高山大川,人山人海,人满为患盛况空前的景象呢?没有!此印证了古人“山栖是胜事,稍一萦恋,则亦市朝。”人们把自己的苦处已灾难的方式转嫁给了自然,和自然界里所有的生灵。
  “草色花香,游人赏其真趣;桃开梅谢,达士悟其无常。云烟影里见真身,始悟形骸为桎梏。”这种没有安静的境况里,人们自然不会赏到花草之真趣,悟到桃梅开谢之无常,更别说云烟影里悟人生。怎样去,怎样回。空空如也。
  哦,你也许有许多照片。但一幅幅照片能证明什么?只能证明你曾到过那个原本安静的地方——那个灵魂打坐的地方。被寻找安静的人毁灭了。
  安静——在大自然中,更在人的心中
  “赏景,在于景天成,而非人为。”如读书之原本,方能品其原味。品味,只有心灵最灵敏的嗅觉,最细致的目光,最丰富的思想,才能接纳安静的世界里无穷无尽启迪的乐趣。
  用静下来的心在赏,而不是用走马观花的眼睛。
  “江山风月,本无常主,闲者便是主人。”大自然是上帝的杰作,人人可赏。可毕竟有了人工雕凿建造的痕迹,犹如狼虎豹撒尿做下记号,表明已有主家。景的天成之妙,妙已不存。自然鬼斧神工的妙处就在安静里搁置着一本另类语言的书籍,并给以万物做参照和注释,等待着安静的人,在安静的世界里读人、读己、读世事,去解读,破解未来。可以说,安静——这个灵魂打坐的地方,就是智慧精灵的产床。
  人,也只有在智慧精灵的指引下,才能走得更远。
  那安静到底在哪呢?安静,在旅行家徐霞客永不停止的脚步追寻里;在一生足迹从未离开故乡百里的康德心中。安静即在大自然中,安静也在人心中。安静是心灵与自然的一种和谐状态。安静也有安静的声音,就是那旷野鸟鸣和溪流溅响。